裁判实务 | 公司减资不能太“随意”

    《公司法》第177条:

公司需要减少注册资本时,必须编制资产负债表及财产清单。

公司应当自作出减少注册资本决议之日起十日内通知债权人,并于三十日内在报纸上公告。债权人自接到通知书之日起三十日内,未接到通知书的自公告之日起四十五日内,有权要求公司清偿债务或者提供相应的担保。

认缴注册资本制的施行,一方面激发了大众的创业激情;另一方面也出现了公司实际运营与所认缴的出资并不匹配的现象,并继而采取“任性减资”的方式。在这过程中,“减资程序是否合法”成为了当中最为核心的问题。

1由《公司法》第177条引申的问题

当债权人请求清偿或提供担保,公司不能清偿或提供担保,减资决议的效力是否受到影响?

对于决议效力的判断,应该回归到《公司法》第22条的规定,在决议内容、决议程序不存在违反法律法规或者章程的情形,减资决议的效力不应受到影响。小编认为:公司减资决议属于公司自治范畴,债权人作为第三人无权就决议效力请求裁决,客观上也无法阻止决议的履行,因该条并未对此设立异议制度,故债权人可以选择请求公司提前清偿或提供担保的方式,而股东仍应按照原出资数额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这也是出于避免债权人过度干预公司治理的考虑。

股权质押后,公司能否减资?

根据《物权法》第216条的规定,因不能归责于质权人的事由可能使质押财产毁损或者价值明显减少,足以危害质权人权利的,质权人有权要求出质人提供相应的担保;出质人不提供的,质权人可以拍卖、变卖质押财产,并与出质人通过协议将拍卖、变卖所得的价款提前清偿债务或者提存。可见,股权质押后公司减资客观上会损害到债权人的利益,债权人有权要求出质人提供相应的担保或提前清偿。在实际的操作中,办理股权质押登记的工商部门往往还会要求股权出质人征得质权人的同意,否则可能无法办理减资程序。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14条:公司债权人请求抽逃出资的股东在抽逃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协助抽逃出资的其他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实际控制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2关于“履行通知义务”的有关问题

上海一中院(2011)沪一中民一(民)终字第1488号

通知已知债权人并根据债权人要求进行清偿或提供担保,是相应减资程序对该等债权人发生法律效力、股东在减资部分免责的必要条件。在公司未对已知债权人进行减资通知时,该情形与股东违法抽逃出资的实质以及两者对债权人利益的影响,在本质上并无不同。因此,本案中,孝诚公司未就减资事项对已知债权人陈梅华进行通知,使陈梅华丧失了在减资前要求其清偿债务或提供担保的权利,两上诉人应在减资范围内对孝诚公司的债务向陈梅华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公司法》第177条规定了公司在减资时所负有的通知债权人的义务,但处理减资纠纷的裁判实务中,当事人对于通知义务的履行与否、未履行通知义务的法律后果等问题的争议较大。

  • 从《公司法》第177条的规定可知,公司减资时对已知或应知的债权人应履行通知义务,且应当采用直接通知与公告通知相结合的方式,而不能直接以登报公告的形式替代直接通知。公告作为一种拟制通知的方式,应理解为是直接通知的一种有效补充,对于能够直接通知的债权人,应采用直接通知而后再公告通知,否则会侵害到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也不符合公司法的上述规定。

  • 公司减资时未依法履行通知已知或应知债权人的义务,公司股东不能证明其在减资过程中对怠于通知的行为无过错的,当公司减资后不能偿付减资前的债务时,公司股东应就该债务对债权人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最高院公报案例(2017.11)

    公司未对已知债权人进行减资通知时,该情形与股东违法抽逃出资的实质以及对债权人利益受损的影响,在本质上并无不同。因此,尽管我国法律未具体规定公司不履行减资法定程序导致债权人利益受损时股东的责任,但可比照公司法相关原则和规定来加以认定。

    最终,上述公报案例中的二审法院上海二中院依照《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14条的规定,判决两减资股东应在公司减资数额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减资与抽逃出资是存在区别的:减资是股东之间达成合意并通过法定程序减少公司的注册资本;而抽逃出资则是部分股东在未与其他股东达成一致协议的情况下通过非法的途径减少公司资本的行为。但公司未对已知债权人进行减资通知时,该情形与股东违法抽逃出资的实质以及对债权人利益的影响,在本质上确实并无太多异同。但有学者认为,对于《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14条的适用应为类推适用,该案直接适用该规定似有不妥。【来源:大连仲裁委员会】

  •      此案例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会观点。

     

27091

机构服务

机构服务

Service

返回顶部